凤凰博报:秦建中
极目黄河千里远,醉卧沙滩看斜阳
http://qinjz.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妻子被奸,丈夫为何成冷漠看客?

2011-11-08 21:10:34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83287 次 | 评论 0 条

妻子被奸,丈夫为何成冷漠看客?

 

                                 秦建中

 

 

在深圳宝安区,发生了一件离奇的强奸案。说这起强奸案离奇,并不是因为案情的情节曲折复杂,而是因为在妻子被强奸时,受害人的丈夫就在眼前,不但目睹了妻子在强奸前被打的整个过程,而且听到了妻子被强奸时犯罪嫌疑人的呻吟声。

案件一经媒体披露,社会舆论一片哗然。公众痛恨的是,犯罪嫌疑人如此嚣张,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闯入民宅,殴打他人妻子,将家人强行赶走,并派两名随从看门,在人家丈夫的面前强奸妇女,其手段之残暴,情节之恶劣,可谓是亘古少见。

更令公众不可思议的是,受害妇女的丈夫杨武竟然在自己的妻子被殴打和强奸的时候躲在一旁不去救援。犯罪嫌疑人杨喜利强奸受害人王娟的房间总共50平方米,在暴行发生时,杨武只要稍微抬一下头就能将客厅和里间里面发生的任何事情尽收眼底。据媒体报道称,杨武在房里内与杨喜利强奸其妻的直线距离仅有两米,可杨武就是不敢吭声,任凭暴行、兽行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发生。

公众疑问,是什么原因让受害人丈夫杨武在暴行面前变成了可耻的冷漠看客,又是什么让一件在普通人看来不可能发生的恶性强奸案成为事实,从而极大地刺激社会公众的神经。媒体报道说,杨武生性胆小怕事,平时与事无争,事后他一遍又一遍地说:“我软弱、窝囊、没用,我是世界上最窝囊和最没用的丈夫,也是最窝囊没用的父亲和儿子。我不能保护家人,没有脸面活在这世上。”

然而,这是理由吗?无人能够相信,因为哪怕是有一点血性的男人,看到自己的妻子在眼前被他人强奸,就一定会热血贲张而不会无动于衷,更不可能让犯罪嫌疑人的兽行得逞。

可是,再多的质疑,再多的愤怒,20111023日的晚上,在深圳宝安区,这种罕见的强奸暴行却发生了。公众一遍又一遍地追问,到底是什么原因让犯罪嫌疑人杨喜利如此疯狂,又是什么原因让受害人的丈夫如此毫无人性?

然而,当我们认真读过新闻报道之后就能发现,这起恶性强奸案件的成因不仅仅在于杨武的懦弱与无能,而且更在于犯罪嫌疑人杨喜利的霸道与猖狂。看看吧,在案件发生之后的半个月里,虽然行凶者杨喜利已经被警方控制,但麻烦依然继续找上门来。杨喜利的姐姐、姐夫、哥哥等亲属轮番上门骚扰,要求撤诉。在杨武提供的一个通话录音中,杨喜利的哥哥大声斥骂杨武,威胁他“全家可能会死光光”,“他坐几年牢出来后,不能保证你们全家小孩的生命安全,反正他老婆也跑了,已一无所有,你们看着办。”录音中,杨武显得卑微懦弱,不断跟对方说好话,请求他帮忙,不要威胁他的家人。

平时,犯罪嫌疑人杨喜利就经常打骂杨武及家,他自恃自己是联防队员,所以对杨武家施暴时有恃无恐。正如杨武所说,杨喜利是一名联防队员,每日在社区巡逻,维护治安,协助警方工作,“性格暴躁,经常打人砸车,没有人敢管他”。

毫无疑问,杨喜利就是一个恶霸,就是一个在当地公权力保护伞下作恶多端的地痞流氓。杨喜利在当地作恶已不是一日两日,为什么他还能当联防队员,为什么司法机关对杨喜利网开一面?公众不免要问,深圳市宝安区到底还是不是法治社会,杨喜利危害社会称霸一方的宝安区到底是谁的天下?

请不要过多的责怪受害人丈夫杨武的懦弱吧,当杨喜利披着联防队员的外衣,当杨喜利打人砸车之后无人追究,当杨喜利殴打人妻、当着受害人丈夫的面强奸妇女之后已经半个月过去了,杨喜利仅仅是被警方控制而没有被正式逮捕,我们还看不出为什么杨喜利敢当人家丈夫的面强奸他的妻子吗?受害人的丈夫杨武知道,杨喜利有后台,他一个外乡来的贫苦农民凭什么和他斗?且不说杨武个子一米六,而犯罪嫌疑人杨喜利个子一米八,这仅仅是外因,导致杨武看着妻子被强奸的内因就在于,如果他前去制止杨喜利的强奸暴行,他担心法律会不会为他说话。他还有一家老小,生存对他来说是何等的不易,只有忍受才是杨武的唯一出路。

读过《水浒传》的人都知道,当西门庆和潘金莲通奸被武大郎发现后,人称三寸丁的他还能血气方刚的前去理论。仅仅是通奸,武大郎就不能容忍,而杨武看着老婆被强奸却毫无反应,这是因为,武大郎的身后还有一个打虎英雄武大郎为其撑腰,还有大宋的刑律为其壮胆。可杨武呢?

面对妻子被强奸,杨武当了可耻的冷漠看客,当然必受谴责。可是,我们扪心自问,在这起暴行的背后冷漠的仅仅是受害人的丈夫杨武吗?一个背井离乡前来打工的农民,面对世态炎凉,面对特权横行,面对司法不公,他能做的就是拚命,但是,他敢吗?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女中学生组团“援交”卖淫的文化…      下一篇 >> “土地奶奶”贪污三千万该不该判…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秦建中的博客

毕业于医学院校,后弃医从政。任乡官,历经十余载。著有《中国:1840—1976》、《副乡长手记》等书。本博文字皆为原创,且为凤凰网独家首发,如需转载敬请联系。无论纸媒还是网络媒体,转载时均需注明来自凤凰网、凤凰博报和作者。邮箱:qin169@126.com QQ:296172879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